Hilda的故事

George Nelson的长期私人助理Hilda Longinotti讲述了她在久负盛名的纽约市设计事务所工作的21年中发生的一些难以忘怀的趣闻轶事。


撰稿人: Amber Bravo

视频制作: Damien Florebert Cuypers

一个女人在一个红色的Nelson棉花糖沙发上的动画描绘。选择播放有关沙发发展的视频。

公司

3:08

坐在棉花糖沙发上的女人

棉花糖沙发的开发过程,以及Hilda Longinotti为何成了著名的沙发上的女人。

在Herman Miller的纽约市展馆的接待区,也是她曾工作多年的地方,Hilda Longinotti穿着一身黑色,一件蓬松的长袖开衫,脖子上戴着一长串大溪地珍珠项链,浑身透着一种通晓百事的干练。对于80高龄的人来说,她的气色很好,而一开口,她那妙语如珠的才华更是显露无遗。作为一个天生的讲故事高手,Longinotti把她在George Nelson的知名设计工作室担任21年行政秘书(à la Joan Holloway)时的所见所闻,变成一系列令人难忘的精彩演说。Seth Cohen在他撰写的热门博客文集《Advanced Style(成熟风格)》中都曾提到她的大名,这本集子专门献给那些“个人风格与年龄增长同步”而富有创意的老年人。

正是Longinotti与众不同的个人魅力,才使她在1974年离开Nelson Office后,应邀前往Herman Miller的展馆担任销售。她在设计方面的渊博知识,以及在建筑与设计界的广泛人脉,使她成功地制定了试验计划,加强了Herman Miller与纽约设计团体之间的沟通。由于该计划取得成功,她于1979年受命出任设计团体计划的经理,该计划是Herman Miller现在的建筑与设计(A+D)项目的基础。

为感谢口才一流的Longinotti,WHY平台根据她在Nelson Office难忘的工作经历制作了一系列精短的动画影片,它生动描述了许多有趣的故事,其中不仅包括Nelson Office辉煌时期的往事,还包括纽约市的那个特定时代的特色:一位来自皇后区的高中辍学生最后在设计界出人头地,同时她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教会无数人应该如何观察。

Andy  Warhol动画描绘站在纽约城市景观。选择播放关于Warhol为George Nelson工作的视频。

公司

2:10

Warhol失踪迷案

鲜为人知的事实:Andy Warhol曾经为George Nelson工作过一段时间。唯一的问题是,办公室是怎么处理他的早期作品的呢?

本动画专辑中的每个故事都代表您在Nelson Office工作时的一段“最佳”轶事。 如果回顾您在那工作的21年,您觉得最难忘的是什么?

倾听George Nelson的言论,记录他的作品、他的信件和社论,教会了我如何倾听、怎样讲话,以及如何正确撰文。最初,他不得不添加标点符号;不得不拼写许多单词。他还建议我买一本Strunk与White合著的《Elements of Style(文体指南)》。进入事务所后,虽然当时我还是一个非常年轻、不谙世事的高中辍学生,但我认为自己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是:如何观察。当你学会了如何观察,你就学会了欣赏周围的一切事物,从你早上一睁眼,到晚上上床睡觉。如何观察一个优秀的设计应该具有的要素也是同样的道理。对我来说,这是一段宝贵的教育经历。

您是很快就明白您在Nelson Office学到的东西,还是后来才明白?

不,当我第一次走进那间工作室时,我感觉自己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我需要立即调整自己,以适应周围的环境和在此工作的优秀设计师。他们所有人身上都有不同寻常的地方。经过一段时间后,我才真正明白:他们的工作内容、工作方式,以及他们周围的世界如何看待他们的工作,特别是我们最大的客户Herman Miller,正是在它的帮助下,许多一流的客户纷纷找到我们。

您在Nelson Office工作期间,有没有特别难忘的项目或时光?

就重要性而言,我认为是1964年在纽约举行的万国博览会。因为巨大的任务量,我们在一年中招收的设计师人数超过以往任何时间。我们承接了克莱斯勒公司展馆的设计项目。我们承接了爱尔兰展馆的设计项目。我们受邀从事联邦展馆的总统名人堂的设计工作。这是Nelson Office面临的最艰巨的挑战。但也有许多更小的项目,它们充满乐趣、引人入胜而且令人关注。 没人知道谁会走进那扇门。

我们为Barney公司完成了一个非常成功的项目。那时,Barney还是位于第7大道和17号大街的廉价男童百货商店。非常低端的服装。Barney去世后,他的儿子接管了公司,并决心做出一番事业。他找到George并对他说:“这是我的梦想。”George设计了一系列由国际知名服装设计师主打的精品店,从而让他的梦想变为现实,这是此前从未尝试的举措。所以,至今仍声名显赫的那些最著名的欧洲设计师走上了我们美国人的街头。然后我们在纽约开办了第一家精品店,这让Barney一举成名。此后,Barney搬到Madison和60号大街,然后在世界各地开设分店。

“我觉得[在Nelson Office] 的21年里,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是:如何观察。当你学会了如何观察,你就学会了欣赏周围的一切事物,从你早上一睁眼,到晚上上床睡觉。”

-Hilda Longinotti

单词“Bon Voyage George”中出现了七位动画人物。选择在George Nelson办公室播放有关生活的视频。

设计师

2:24

一路平安,George!

George Nelson办公室集体翘班引起的风波,一幅办公室恶作剧的生动写照。

您说与Nelson共事使您受益良多。 您如何看待他雇佣的设计师在那里工作时的成长经历?

我们那时有六到八位设计师,这是我们最早的设计团队,他们都是才华横溢的业界精英。但随着时间的飞逝,George和所有设计师却忘了做一件最该做的事,那就是让最有才华的设计师入伙公司。他给了他们各种头衔,却没有给他们在这份事业中分一杯羹的机会。年复一年,设计师们先后离开,并创办了自己的公司,其中有些人后来还成为业界知名的设计师。Irving Harper和Phillip George创办了他们自己的公司Harper+George。还有为Knoll设计Pollock扶手椅的Charles Pollock,其实他原先是为Herman Miller设计的,但未获批准,所以他离开公司,并将设计带到了Knoll,在Ergon系列问世前,这款椅子是全球最畅销的产品。Michael Graves和我们一起工作了一年,当时还只是一位年轻的建筑师。 当然,后来他离开了,现在他已经是闻名世界的建筑师。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因为您一开始就在Nelson Office工作,所以直到今天,您的生活已经与设计结下不解之缘。 您曾考虑过成为一名设计师吗?

我很早就意识到虽然自己时常接触优秀的设计作品,但我骨子里没有做这种工作的创作天分。但经过多年之后,我让自己真正地脱胎换骨,而且我鼓励所有年轻女性甚至中年妇女:如果你不满意现在的生活,你完全能改变自己,而且你本该如此!

您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我刚为Nelson工作时,实际上做的是秘书工作,而且我也做得很开心。他称我为他的私人助理,我是那种可以身兼百职的得力助手。当我离开Nelson,并受邀前往Miller的公司工作时,我当时以为那就是我要做的,但也不是!当纽约市展馆的经理听说我离开George时,他立即给我打电话,希望我去他那工作。我说:“您需要秘书吗?” 他说:“不,不,不,我有完全不同的打算。”他描述了销售职务,我说:“我不知道能否干好这种工作。” 他说:“你比这里的任何销售员都强,你了解产品,你只需学习如何推销它就行了。” 就这样,我重新规划了自己的生活。那时我43岁。我不清楚自己有何天赋。我与市场脱节已有21年,现在我要涉足另一个世界,一个充斥销售、家具和争取订单的世界。我发现自己很擅长做Herman Miller希望我做的事情。

“在漫长的岁月里,无论是与George共事的21年,还是与Miller合作的40多年,我让自己真正地脱胎换骨,而且我鼓励所有年轻女性甚至中年妇女:如果你不满意现在的生活,你完全能改变自己,而且你本该如此!”

-Hilda Longinotti

设计工作室的八人动画描绘。选择播放George Nelson的员工Hilda Longinotti的视频。

公司

2:56

接待员

随意回复了《纽约时报》上的一份招聘广告,竟然改变了Hilda Longinotti的人生。

您为什么决定离开Nelson Office?

哦,这说来话长,简单来说,干了20多年后,情况就大不相同了。在7月的一个炎热的上午,当时Nelson一家正外出度假,我决定辞职。那是我一生中最难做出的第三个决定。第一个决定是嫁给我亲爱的丈夫,第二个决定是在皇后区的Whitestone购买我们的小门房,第三个就是离开George。我坐下来,给他写了一封辞职信,然后休了三个星期的假。我没有养老保险,没有健康保险,所以只能离开。 然后我认真思考以后要干什么。三个月之后,Herman Miller打来电话。

您一直住在纽约,是吗?

我在纽约皇后区的Corona长大,那里紧邻纽约万国博览会场馆,我至今仍自认为是皇后区的女孩,就像他们常说的那样,从未远离“桥梁和隧道”。我父母是意大利人,所以在上幼儿园之前,我从未讲过英语。他们在上世纪20年代分别移居美国,因为他们在意大利已经了无牵挂。我母亲在一家农场工作。我父亲在城市长大,但他却没办法在那里谋生。他们来到这里后,先后去了Plaza酒店工作。我父亲想成为一名厨师,我母亲是送菜工,他们后来相爱并结婚,再后来就有了我和我兄弟。他们对他们的孩子最大的期望是我们能接受良好的教育,但我那些年却让他们失望了,直到许多年以后他们对我的印象才有所改观。

您认为您的父母何时才终于意识到您有多么成功?

我认为当我告诉我的父母我带了客户去Plaza酒店吃饭时,他们才意识到。他们说:“噢,你能想象我们的女儿那高贵的模样吗?我们在酒店厨房里,她坐在餐厅里。

“[离开Nelson Office]是我一生中最难做出的第三个决定。第一个决定是嫁给我亲爱的丈夫,第二个决定是在皇后区的Whitestone购买我们的小门房,第三个就是离开George。”

-Hilda Longinott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