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彩科学

Alexander Girard的孙子孙女Aleishall Girard Maxon和Kori Girard在讨论他们家族的创意遗产。


撰稿人: Sam Grawe

插图作者: Daici Ano

WHY Magazine - Color Commentary

在2015年的东京设计周,一系列同期的展览让Alexander Girard的遗世之作重获生命,焕发出他独有的作品和精神的光彩。在Herman Miller的东京店铺里,与现代陈设、织物和产品一起展出的还有一些存档的手工艺品,共同构成了“Alexander Girard:不同寻常的想象力”。与此同时,在馆长办公室的画廊里,还展出了以“Girard的延续”命名的系列展品,主要推出Alexander的儿子Marshall Girard及其孩子Aleishall和Kori设计的当代作品。借此机会,我们得以与Aleishall和Kori坐到一起,讨论他们的祖父经久不衰的魅力,近距离接触和了解像Girard Studio这样的公司的方方面面,以及他们自己的创作努力方向。

Archival work from Girard's 1967 furniture group as well as new furnishings.

Herman Miller在东京的展览重点推出了Girard的一些存档作品,包括选自他1967年的家具系列的一款极为罕见的Two-Passenger双人沙发,同时还有一些新的陈设。

欢迎来到东京。最近几年您祖父的作品在东京仍大受欢迎,您认为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Aleishall Girard Maxon:据我所知,我们祖父的作品一直在日本大受欢迎。我的推断是因为产品图案给人们带来的亲切感,也是对日常生活中常见的图案和颜色的深度理解。作为一个有着丰富的民间艺术和织物历史的国度,日本人在颜色和图案选用方面大胆开放。我认为祖父的作品还会吸引那些欣赏简约和通用风格的群体。

Kori Girard:我觉得日本人对其他文化格外感兴趣,而且日本人普遍拥有很高的鉴赏水平。我觉得这也反映出了祖父对于这个世界的鉴赏力,以及他对不同文化自我表达方式的深度解读。

比之我所去过的世界上的任何地方,日本极度重视图形——既深奥复杂又标新立异的图形。很多人很难把握那个分寸,但祖父最擅长的就是这一点。

A custom Eames Lounge Chair upholstered with Maharam Minicheck; plastic and fiberglass Eames shell chairs in colorful Checkers.

在一些新制作的陈设中,摆放着搭配Maharam Minicheck软垫的定制款Eames休闲椅和一系列色彩鲜艳的 Checkers塑料和玻璃纤维Eames框架座椅。

今天我们展出的这些物品可以说是伴随着您长大的,或者说您已经被它们耳濡目染了很多年,如今在这样环境中看到它们都被摆在一起,您有什么样的感受?

AGM:在我们家以及我们父母家里和祖父母家里,一直都摆放着祖父的作品和其他人的作品,囊括从旧时工匠到现代的设计师的作品。而在这里,完全像是一种洗礼,看到所有的作品配搭出来的效果,简直让我叹为观止。我发现在所有作品中有一个贯穿的主线,您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件事物与另一件事物之间的联系。我也很高兴能看到那些新设计,有人会将这些产品融入自己的生活,这个想法让我倍感欣慰。

Girard-designed textile samples and marketing materials from the Herman Miller Archives.

展览重点推出了Herman Miller存档的由Girard设计的织物样本和营销材料。

如果以旁观者的身份,您最欣赏您祖父作品中的哪一点?

KG:对我而言,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作品中散发出的真实感和自信。我还认为祖父的作品极富动感,但几乎没有自我意识掺杂其中,这点很难做到。当您注视他的作品时,您能明显地感受到他对于制作本身的热爱,一个人完完全全地投入到他所从事的工作当中,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感动的呢?

以您在Girard Studio的官方身份而言,您要负责监督和保护祖父的遗产。换言之,您将探索和解释他的作品以及他在设计方面的观点所具有的当代价值。您怎么看待您这个角色?

KG:我觉得最贴切的词语可能是保存者、守护者和管理者。作品本身的魅力显而易见,我们不需要特别努力地去挖掘它在当代的价值。他的设计范围十分广泛,从最微妙的中性色到最大胆的亮色,或者从柔和到霸气的质地,总有些地方被人喜爱。对我们而言,更重要的是要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找到那些对作品的概念教育内涵感兴趣的人,而不仅仅是创作一些没有内涵的东西。我觉得我们应该认真倾听作品诠释的心声,试着问问自己:“他会怎么做呢?”或者问问:“如果他生活在现在这个年代,他会对这个感兴趣吗?”那就是我们的晴雨表。

Selected work related to the 1961 Textiles & Objects shop Girard created for Herman Miller.

临近商店入口的玻璃橱窗中摆放的作品精选自1961年Girard为Herman Miller建立的纺织品(Textiles & Objects)商店。右边是Alexander的兄弟Giancarlo ‘Tunsi’ Girard设计的一些陶瓷工艺品。

您能给我们讲讲工作的流程吗?

AGM:我们的一方面考虑就是要始终理解我们可能将与之合作的人的流程,更好地理解环境的影响力以及制作经久耐用的产品的潜力,因为他肯定也关心着同样的事情。在工作过程中,我们也会参考父母的意见,考虑作品制作时期的原始环境,考虑以存档时期的风格重新推出产品是否还有意义,或者可能的话,是否应该将产品稍作改变以更好地适应现代工作环境。如Kori所说,我们对将图形或花样贴到任何可以找到的东西上面,然后出售成千上万个所谓“主题”产品根本不感兴趣。

Eames Molded Plastic Side Chairs upholstered in Maharam Checkers.

公司特别为这次展览制作了新款搭配Maharam Checkers软垫的Eames模压塑壳单椅。

“本真性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与那些真正热爱自己从事的事业、将真实地讲述产品背后蕴含的故事的人和公司合作。”

-Kori Girard

对您而言,本真性意味着什么?

KG:本真性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与那些真正热爱自己从事的事业、将真实地讲述产品背后蕴含的故事的人和公司合作。对我们而言,那当然意味着与Herman Miller的合作。Herman Miller为祖父提供了那么多机遇,赋予了他那么大的影响力,这才有了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作品集。所以对于我而言,本真性意味着更好地评估和尊重这份遗产。

AGM:我同意他的观点,但我要补充一点,我们认为本真性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技术性的:确保产品完全按照初始制作进行生产,除非在不改变或损减设计统一性的前提下,利用现代工艺和材料做一些改进。另一方面是精神性的,即尊重最初创作作品时的精髓。当然,我们无法在每一个细节替祖父代言,断定他会或者不会做哪些事情,但我觉得我们已经很熟悉他生活和考虑事物的方式。

Girard's work included furniture, graphics, textiles, and interior design.

Girard与Herman Miller合作的作品包括从家具、图形、织物到室内设计的广泛系列。

然后,您有没有发现他的某些精神品质已经遗传给您的父亲,而后又遗传给您了呢?

AGM:最主要的一点是在探索新理念时那种自由无畏的精神,我特别喜欢这点。当祖父有了一个创意灵感时,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他,为了找出哪些工具最适用,组装时还需要什么,谁能替他加工,如此这般,只要是为了找到解决方案,他会毫不犹豫地勇闯未知世界。父亲在这方面非常像他。在成长的过程中,如果你有个学校布置的项目或者对万圣节的装束有了新的想法或者一些类似的事情,那简直就是大事临头了。因为不管他是否对该怎么去做这件事有了什么具体想法,我们都会马不停蹄地着手去做,去工作室,仔细思考该怎么做,直到最后做成这件事。我觉得这实在是很独特又非常酷的事情,因为它将冲破那些让你习以为常的局限,不断尝试而不去评判成功还是失败,而只关注创作过程本身。

KG:我同意。我认为是天马行空的好奇心和永无止境的实验精神,这种精神能够不断提醒我们,并不是某个脱离现实的单件作品或者灵光一闪的想法,而是我们生活的方式,是我们与周围环境互动的方式,才能创作出富于生命力的作品。

对我而言,通常会回归到画画。在我们小时候,家里人总鼓励我们一有空就画画。当您把作画当成一种行为活动的时候,它真的就是一种提炼想法、将您脑海中的构思概念化的方式。

公平起见,当然还得问问您有没有从祖母和母亲身上遗传到哪些品质。

AGM: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因为我们的母亲与祖母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只是婆媳,却胜似母女。她们现实的风格更像是对祖父和父亲天马行空的创造力的中和,当你太钻牛角尖的时候,她们会把你拉回现实。

Art by Aleishall Girard Maxon, Kori Girard, and Marshall Girard at Curator’s Cube.

馆长办公室里还同时展出了Aleishall Girard Maxon、Kori Girard和他们的父亲Marshall Girard设计的艺术品。

给我们说说“Girard的延续”,您在馆长办公室的展示作品吧。

AGM:好吧,Kori和我还有我们的父亲一直都在创作我们自己的作品,我们的作品具有不同的风格,但经常会受到彼此作品的启发和影响。我们经常会进行交谈,谈谈当下的工作、创作和想法,所以我们三个人都能齐聚在日本实在是很难得的机会。我们各自为这次展会特别准备了新的作品。

对我个人而言,我正在试图利用我使用了很长时间的同一种材料将作品提升到一个不同的高度,同时开发那些材料的新性能。

KG:对我来说,能够跟父亲合作是个历史性的时刻,因为父亲实际上从没在艺术展会这种场合出现过。能有这样的机会让我们深感荣耀,展览得到的反响也很热烈。

“Kori和我还有我们的父亲一直都在创作我们自己的作品,我们的作品具有不同的风格,但经常会受到彼此作品的启发和影响。”

- Aleishall Girard Maxon

Art by Aleishall Girard Maxon, Kori Girard, and their father Marshall Girard.

从左上方往下顺时针排列的分别是:由Marshall用回收铝罐包边制作的雕刻木蛇、Aleishall设计的编绳流苏、Marshall雕刻的两对眼睛,以及Kori的油画作品。 

您是如何进行创作过程的?

KG:我还在不断的探索——我的工作过程在很长一段时间来说都是多面性的,我会尽可能地进行创作,用尽可能多的介质进行试验,与其他艺术家合作,学习和探索新的东西。而最近,因为Aleishall和我接手了祖父遗产的事务,我们已经意识到这个工作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与合适的合作伙伴,即与我们可以无条件信任的人建立工作关系。这样我们可以给自己一定的自由,转而关注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工作并继续努力。

AGM:总而言之,人们经常会问我们制作自己的作品和制作祖父的作品的问题,我觉得我们两个都很清楚,如果祖父现在还活着,他绝不会想要我们放弃自己的创作能力和愿望,而只是去关注他在过去创作的东西。

也就是说,对我个人而言,花大量的时间欣赏和整理祖父的作品给我带来很多的启迪。我知道这些作品对我有很深的影响。我不会看到某个织物,转身就根据它的颜色设计去创作一条项链或者一个工艺品,但我知道那将是我永不枯竭的灵感源泉。

您希望来看展会的访客看完之后有什么想法呢?

AGM:我希望他们在自己的生活中受到启发——发现生活中可以拥有更多的色彩和更多样化的材质。不管他们是否能看到贯穿作品的那条主线,我能确定的是他们都会有某种程度的理解。

KG:我认为这些作品提升了人们的好奇心和质疑事物的能力,可能会让人们更加关注自身以及他们真正感兴趣的事物。对周遭的一切都感兴趣,还有比这更好的生活方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