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设计师的镜头看世界

Aeron座椅的共同设计者Don Chadwick在“WHY”中分享了一系列最近的旅游图片。


撰稿人: Sam Grawe

插图作者: Don Chadwick

WHY Magazine - Through the Designer's Lens

2012年我们在其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圣塔莫尼卡的工作室拍摄视频时,Don Chadwick告诉“WHY”的采访者:“作为设计师,我们的职责是发现别人没有发现的事物”。“如果您象我一样是个充满好奇的人,那么您会不断地细细体会您周围的这种视觉语言。”

从周围环境为我们提供的视觉语言中自然地整理出我们需要的东西一直都是我们设计师的首要任务。在其1977年出版的How to See一书的引言中,George Nelson写到:“如果我们真的想看到我们在其中度过大部分时间的物理环境,我们就必须了解一些设计和设计流程。换句话说,观察和设计是息息相关的,就像思考、观察和感受密不可分一样。”

就像很少会看到Nelson在公共场合时脖子上没挂着35mm照相机一样,Chadwick总是准备好了照相机(现在是数码相机)。“正如我在视频中提到的,照相机真的是另一双眼睛。我不做笔记,但我拍照片,”他解释说:“我回去后看这些照片,它们让我回想起当时重要的某种情形或某些方面。一种重新阅读一个没有写下来的故事的情形….….那是属于我的故事。”

受其拍摄热情的感染,“WHY”请Chadwick分享了他最近的一些照片。他热心地为我们发送了最近游览摩洛哥和古巴期间拍摄的下列系列图片。“到这样的国家去了解平民百姓与精英人物的生活,总是一件令人感兴趣的事情,”他解释说:“您总是可以注意到这种两极分化。”

的确,对两极分化的敏感似乎驱使Chadwick选择将镜头更多地聚集在那里。一方面有视觉并置:缩放对比元素、阴影与光、单色与彩色、前景与背景。作为一名设计师,Chadwick发现令人感兴趣的视觉世界并不足为奇。但深入研究这些图片能让人从不同于表面内容的另一个层面看世界。通过传统与现代、衰退与发展、自然与人造的并置,我们开始意识到人类所面临的一些情形。我们看到了人们每天所做的微小决定的不经意结果。我们看到了几乎可以忽略的微小细节的累积效应。我们看到了我们对生存的世界的改造和这个世界对我们的改造。我们看到了其中发生的故事。

拍照片是一个排除过程,我们选择性地剪辑掉了镜头视野之外的世界。保留下来的只是时间长河中某个特定时间点某个特定位置的一段时光的记录,如同话语一般简洁的视觉沟通。但Nelson在How to See一书中提醒我们,解读视觉图片不同于阅读本段文章。没有需要遵循的既定规则,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找到不同的含义。“我们根据自己积累的经验、储备的信息、个人兴趣以及根深蒂固的信念来解读,”Nelson写到:“任何主题的关注焦点不存在于事物的任何层面,而取决于读者及其解读信息的能力。”

Arch

拱门
此照片拍摄于摩洛哥梅克内斯的皇家马厩。17世纪建造之初,人们不得不加固每个部分以使其屹立不倒。随着它的分解和日渐老化,一些覆盖层已经脱落。我喜欢只在这些拱形区的一个中有一盏灯照亮结构与侵蚀的设计。

“质地不错,而且真正是原汁原味的材料和手工艺,绝不是来自当地的五金店,这一点是肯定的。”

—Don Chadwick

Atlas Door

阿特拉斯门
来自阿特拉斯山脉一个让人想起美洲印第安人村庄的小山村,因为大部分建筑采用的是泥土或泥土砖。质地不错,而且真正是原汁原味的材料和手工艺,绝不是来自当地的五金店,这一点是肯定的。

Fes I

Fes I
在Fes,我惊叹于多数典型建筑的古朴外观。一方面采用临时拼凑的木材作为支柱,另一方面几乎每座建筑都安装了卫星电视天线。

Fes II

Fes II
这里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色调如此单一,从这个地方开始,在Fes的这个古老区每种东西的颜色都混合在一起并同样地进行重复。但沿着这些小巷走下去街道却如此地热闹。同样也不难见到卫星接收天线。

 

The Souks

露天集市
当您走过露天集市或市场等旅游区时,会有人不断地向您兜售一些东西,食物、衣服、陶瓷制品、小块地毯,无所不有。四处转转您会看到这样的一些小标牌:“踏破铁鞋无觅处—尽请试用”。这些只是吸引我眼球的一些小发现(图片和详细说明)。

The Tannery

制革厂
摩洛哥的制革厂非常有名,吸引了许多人前往参观,因为制革过程一目了然。一些人觉得气味难闻,当然会有人递给您薄荷叶以遮住鼻子,而我却完全不觉得有那么糟糕。

Hassan II Mosque

哈桑二世清真寺
位于卡萨布兰卡的这座清真寺真正堪称壮观。不好将其与哥特式教堂进行比较,但它同样是一种引人注目的地方。我对这里的光线穿透墙壁的方式很感兴趣,因为是如此的精确,光线完全从地面反射回来。

Mosque Ceiling

清真寺的天花板
我在这座清真寺见到的这种精刻细雕和手工技术让我为之震憾,在摩洛哥市观光时您是看不到这个的。

Souk Window

露天集市的窗户
经过这些露天集市时,您会发现那里的建筑物几乎已容颜不再,它们正在衰败。而在这里销售的商品却是崭新的。在这里,您可以看到古老的窗户前或透过窗户展示的新衣服,形成鲜明的对比。

YSL Door

YSL门
马拉喀什的Majorelle花园设计于殖民地时期的20到30年代,后来归Yves Saint Laurent所有。现在,它是一个旅游场所,而令我感叹的是它的丰富色彩。通常情况下,您见不到这些色彩。

Havana

哈瓦那
这张照片拍摄于哈瓦那的一个餐厅的后面,这家餐厅是从其他建筑物改建而成的。把画面叠加到一起后,不知为何湛蓝的大海在水蓝色池水的映照下的效果要好于Hockney。

RCA

RCA
我在哈瓦那的一个商业区漫步时看到了这一景象。我由衷地为之感到震撼;落地生根;枝繁叶茂。显然,可以追溯到另一个时代,美国与古巴还有贸易来往的时代。我喜爱这些图形元素。

Escuelas Nacionales de Arte

Escuelas Nacionales de Arte
古巴明显属于热带地区,我痴迷于这里的落水管,设计师通过它们解决了防雨问题,避免受到天气的影响。从拍摄的角度讲,这令我很感兴趣。

Havana Shadows

哈瓦那掠影
我想当时我们正在一家咖啡厅里,我看到这些人在一座大楼上干活,在进行一些修复或类似的事情。他们用桶运下碎片,我试着全部拍摄下来,但我无法拍得很像样。拍下的最后一张是:推着手推车站在一边的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