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 Bracher设计出品

Todd Bracher毕业于普拉特艺术学院的工业设计专业,当知道自己将在三周后凭借富布赖特奖学金前往位于哥本哈根的丹麦设计学院学习时,他正在纽约从事一份全职工作。去国外学习以获得更全球化的视野是他事业规划的一部分。Bracher说,听到获得奖学金的消息时还真有点措手不及,他还回忆起为了学几个常用短语在赶飞机的路上听丹麦语磁带的情景。“那段经历让我懂得,可以深入专研某些领域并把它彻底弄明白。一旦了解了这些,你就会知道你已经摆脱了限制。”

那是1999年的事。在接下来的10年中,他先后居住在四个不同的国家,每到一处都学习各种有关设计的不同知识。在丹麦,他学习材料的真实性,在意大利学习故事在设计中的重要性,在法国学习优雅地将材料组织到一起的方法,在英国学习设计人员个性。2006年学完品牌推广技术后,他回到了纽约。他说:“那时我已经能够将这些从世界各地获得的经验融会贯通并付诸实践了。”

每隔几年就将自己沉浸在新的文化中的那十年是他对发现抱有极大热情的最好见证。Bracher说:“未知会激发仔细研究的热情,而仔细研究就能获得发现。”后来,他为Herman Miller设计了Distil办公桌和桌子。他发现灵感就像物理、化学和Cindy Crawford的美人痣一样,受此启发,他为Zanotta设计了Tod桌子。

“我总想弄明白她那么有名气的原因是什么,其实就是她的美人痣。如果没有了那颗痣,还剩下什么?”Bracher说,“那么,如何让一个房间显得特别呢?设计一张在某些方面绝美的桌子是个好主意。它会让房间看起来更加特别。”

“未知会激发仔细研究的热情,而仔细研究就能获得发现。”

- Todd Bracher

就像那张桌子,所有物品都摆放在特定环境中,它们与附近的物体相互关联。但是当开始设计物品本身时,Bracher追求“复杂性最低”原则,即使得这些物品仅由对其存在意义起重要作用的部分组成。他以捕鼠器为例说明了这个原则,捕鼠器必须有弹簧和木板,否则毫无用途。所以精心设计的捕鼠器才能实现它的目的。

尽管来自不同的学科领域,但Charles Darwin仍然是对Bracher的设计方法影响最大的人。Darwin也非常欣赏与某项任务完全契合的各种对象。Darwin对15种加拉帕戈斯雀类的研究发现,每种雀类鸟喙的外形和尺寸都刚好适合其食物来源。

无论自然还是人造,“好的设计就是一系列参数和需求的组合,”Bracher说,“通过这些因素就能找到答案。”这是所有设计的真谛,而Todd Bracher Studio所从事的工作远超出了产品的范围。Bracher表示,该工作室的业务已经扩展到创意方向和战略设计领域,Bracher曾经在2004年设计了斯堪的纳维亚的豪华品牌Georg Jensen,并在几年后成为该品牌的创意总监。每个人都在猜测下一步是什么。对于Bracher来说,勇于发现的激情永远不会磨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