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Caruso设计出品

12岁的时候,Jerome Caruso就知道自己未来的职业是什么,当时他父亲的一位朋友向他介绍了工业设计,而他又听说了通用汽车举办的一次未来汽车概念大奖赛。“连续几个月,我每天放学后都在地下室里工作,”Caruso至今仍然记得,“就是为了用黏土创作一个汽车模型,用一块木头手工雕刻出这样一件设计作品。那时我就意识到将来我想做什么,尤其是在那件作品获奖后我的决心更坚定了。”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Caruso在欧洲加强和完善自己的设计敏感性。虽然当时他只是哥本哈根大学的一名本科生,但他还同时在该市最好的设计工作室里工作。“欧洲设计的敏感方式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他回忆说。

决定独立创作后,他在斯堪的那维亚建立了一系列设计项目;26岁时,他在布鲁塞尔开了一家公司,在比利时、英国、法国和德国都有客户。后来,他回到了美国,再次创建了自己的单人工作室。他涉及的项目范围相当广泛,从让摩托罗拉率先成为LCD钟表组件的制造商到为美国承包市场设计制造第一款完全由机器生产的折叠椅(现已被芝加哥艺术学院作为美国艺术品收藏)。

“挑战越大,设计出解决方案时就越兴奋。”

- Jerome Caruso

Caruso是Sub-Zero公司的首位设计师,而且也是20多年来公司唯一的一位设计师,他也因此而备受关注。Caruso负责他们全系列的复杂冷藏标识及领衔行业的首创设计,包括葡萄酒存储设备。他发明了Sub-Zero革新款式的抽屉和橱柜系统,被《时代》杂志评为1995年的十佳产品之一。2002年,他在短短18个月内为Sub-Zero的合作公司Wolf设计了25款全新的厨具,令Wolf初露锋芒。

持有超过75项专利设计的Caruso始终采用动手实践的设计方法,并享受着设计的全过程——概念、草图、原型和工程。“挑战越大,设计出解决方案时就越兴奋。”他说。他尤其对座椅着迷,他依然清晰地记得他和儿子Steven为Herman Miller设计高性能的获奖作品:Reaction座椅时所遇到的挑战。

但Herman Miller的Celle座椅,他微笑着说,才是“最高境界的快乐。起初,我想到了一种高度工程化的‘智能’表面,这种表面对就座舒适度而言是一项终极的选择。我构想了数百个微小的‘蜂窝结构’,每个结构都由一个小垫组成,垫子上带有类似弹簧的环圈,既能支持也能回应不同的身体结构区域。”经过多年的开发与试验,Celle座椅基本实现了他最初的设想。

今天,在他位于伊利诺斯州Lake Forest市的那间宽敞而明亮的工作室中,Caruso仍在享受着设计的过程,就像童年时第一次发现设计一样。“我的目标永远是制造出性能完善、外观精美,集功能与艺术于一体的产品。”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