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推动改变的契机

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一位饱受背伤折磨的赛车传奇人物是怎样推进了每张Herman Miller工作椅的进一步完善。

 

撰稿人: Curt Wozniak

插图作者: IMS Photo

Two Indy cars on a racetrack.

多亏了PostureFit的发明者Brock Walker设计的一款赛车椅,Buddy Lazier如愿以偿地参加了1996年的印第安纳波利斯500英里大赛,而此前的两个月,他还曾因为赛车撞上挡墙而背部43处受伤。

Buddy Lazier本来对进入1996印第赛季的前景非常乐观。他在该年的首场晋级赛——在沃特·迪士尼世界举行的印第200英里大赛中的前28圈保持着领先优势,七年征战以来,他终于觉得自己拥有了一辆有可能让自己赢得印第安纳波利斯500英里大赛冠军的赛车。 

作为一名二代印第赛车手,Lazier曾在1981年第一次观看他的父亲Bob Lazier在印第安纳波利斯赛车道上的一次比赛,而这也是他唯一一次观看父亲赛车。Bob的赛车在154圈的时候引擎发生爆炸,过早地结束了他当日的赛程。最后他取得了19名的成绩,可这也是老Lazier有生以来最有可能在Brickyard赛道上夺冠的一次机会。这次经历让年轻的Lazier领略到了一个深刻的教训:每次参加印第500英里大赛都有可能是你得到的最后一次参赛机会,必须要拼尽全力一搏。谁也不能保证你下次还能回到这个赛场上。 

Lazier的下一场比赛是在凤凰城举行的Dura Lube 200英里大赛,比赛刚开始时,前景也是一片大好。Lazier回忆那天发生的事情,只记得他刚以创纪录的速度完成了一英里的练习圈。“当时我正全神贯注地开着车而且即将要到达第一个拐弯,赛车尾翼突然直冲云霄,而这个时候你的感觉就是,好像身上原本有几百公斤的下拉力,却在一瞬间消失了。所以在接下来那一秒的凌乱记忆里,赛车飞速地打着转,然后倒退着撞到了第二个拐弯处的加固墙上。” 

这次的事故在Lazier的后背、骨盆和骶骨部位造成了43处骨折和骨裂。急救人员把赛车切开才把他从车里救出来,用救护飞机把他送到当地的一家医院,随后他在这家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度过了痛苦而漫长的两个半星期,时而清醒,时而昏迷,情况十分危急。当Lazier终于回到科罗拉多的家里时,他还不能行走。而1996年的印第500英里大赛只有不到六个星期就要开赛了。 

正是这个时候,印第赛车界开始注意到Brock Walker博士的作品。Walker曾经是一位竞技滑雪的爱好者,拥有脊椎推拿疗法的博士头衔。他于1990年卖掉了他在密歇根的诊所,开始改进和测试他关于人类在高重力环境下的表现方面的理论。在上世纪90年代早期,Walker曾经为很多印第赛车手设计了几款赛车椅,收集了这些赛车椅在哪些方面表现良好的反馈意见,并对反应不佳的方面进行改进。通过每一款原型机的改进,他为自己的理论找到了一个强有力的证据,即骶骨部位——腰线以下的后背区域,脊柱与骨盆相接的地方——是就坐中的人体最需要支撑的最重要的位置。稳固的骶骨支撑会让骨盆自然前倾,就像人正直站立时那样。 

“我所有工作的基础都是同一个理念:如何让人体所处的姿势能够产生最大的有效马力,”Walker表示。“如果您的姿势正确且在正确的位置获得支撑,您将感觉更舒适,也能够在较长时间内维持您的姿势。如果您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让身体有更多的掌控力,舒适感则是一种自然的附带产品。”如果说曾经有那么一个契机推动了他对于舒适感的追求的话,那就是1996年与Buddy Lazier的相遇。 

当Bob Lazier联系Brock并请求他为Buddy设计一款定制的赛车椅,好让Buddy能参加1996年的印第500英里大赛时,Walker并不想趟这趟浑水。(“我私下里想,‘你们这家人都疯了。’”)但Bob非常坚持。当Walker意识到不管自己愿不愿意帮忙,Lazier都会要参加比赛的时候,他同意去趟印第安纳波利斯,看看究竟能做点什么。 

“我清楚地记得,当我走进车库的时候,每个人都绷着一张苦脸,”Walker回忆道。“当时Buddy几乎不能正常站立、坐下或躺下。”Lazier不能使用止痛药物,因为这会让他无法驾驶赛车。因此Walker开始研究特别针对他这种情况的解决方案,仅仅用了三个星期时间就制作出了这款常规需要两年时间才能完成的赛车椅。 

“我们需要将Buddy的体重分布在座舱里,这样他的骨盆和骶骨部位就不需要承担身体的所有重量,”Walker解释说。“我们需要将他放在某种悬架支撑结构上,既能提高他对赛车的感觉,又能保护一些重要的骨骼结构、支撑一些重要部位并且稳固一些重要部位——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减少对骶骨的压力。”Walker希望他设计的这款座椅能够让Lazier完成25圈的比赛。“对于像他那样承受着极端痛楚的人而言,这已经算是很厉害了。”Walker表示。而Lazier的表现竟然远远超出了期望。他完成了所有200圈的比赛——并且比该年所有参赛的其他车手更快。 

“我所有工作的基础都是同一个理念:如何让人体所处的姿势能够产生最大的有效马力。如果您的姿势正确且在正确的位置获得支撑,您也会感觉更舒适 ”

— Brock Walker

1996 Indianapolis 500 winner Buddy Lazier poses in victory lane with members of the Hemelgarn Racing team and his wife, Kara Lazier. His injured back made it too painful for him to stand during the celebration, so he received his ceremonial bottle of milk while seated on his car.

1996年印第安纳波利斯500英里大赛冠军Buddy Lazier和Hemelgarn赛车团队以及他的妻子Kara Lazier一起在终点线上摆出胜利的姿势。由于受伤的背部疼痛难忍无法在庆祝活动中站立,所以他坐在他的赛车上接受了作为庆祝仪式一部分的牛奶瓶。 

“他知道我太迫切地需要这个东西,所以当时在汽油巷就马上开始了设计,”Lazier回忆道。“它像一个摇篮似的把我装在赛车里,但同时又让我能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进行移动。”他还说:“如果没有他设计的这款赛车椅,我有可能赢得印第500英里大赛的冠军吗?我永远不会知道这个答案,但我肯定连试都不会想去试。”

胜利之后接下来的几个星期,Lazier继续养伤。但他在印第安纳波利斯500英里大赛夺冠之后声名鹊起所带来的一切并不利于他的休养和恢复。Lazier就想,Walker的设计概念既然能够让他相对不那么痛苦地坐在赛车里,是否也能应用到办公椅上,让他可以更加舒适地去应对长达几小时的采访问题呢?Brock到科罗拉多拜访了Buddy,利用一个装置翻新了一张从Lazier父亲的仓库里拖出来的旧椅子,这个装置后来演变成了Walker的PostureFit骶骨支撑。 

如果不是Herman Miller的高层们听说了Brock的研究,那张椅子可能也就是昙花一现的解决方案。2000年11月,包括研究/设计/开发部副总裁Don Goeman在内的Herman Miller座椅研究团队安排了一次与Walker的会见,期间Walker向他们展示了自己的研究理论。“Brock拿来了一整套赛车椅,”Goeman说到。“当我们坐在它里面的时候,我们真实地感受到了他所描绘的那种不同。” 

Walker最终动摇了Herman Miller团队对于腰部支撑的信念,认为腰部支撑虽然能在当时让人觉得更加舒适,却并不一定能增加他们长期的舒适感。有了这种新的见解,团队开始考虑下一个问题:如何把这种技术商业化? 

那时,Aeron座椅浓缩了Herman Miller对于人体工学技术的高瞻远瞩和深度理解。它也是该公司历史上最受欢迎的产品。改变这个标志性的设计确实需要担负一定的风险,但就如Goeman所解释的,在Aeron中添加骶骨支撑不失为表明公司追求最先进的舒适感和支撑效果的承诺的最好办法。“这是一种人体工学理论,”他表示,“如果我们打算在这个领域立下一座丰碑的话,打下基石的最佳地点莫过于从Aeron座椅开始。” 

PostureFit sacral support was added to the Aeron Chair as an option in 2002 and has been part of the design of every Herman Miller office chair developed since then.

PostureFit骶骨支撑自2002年开始作为可选配件添加到了Aeron座椅上并成为了
自此之后出品的每张Herman Miller办公椅设计的一部分。

Herman Miller于2002年在Aeron座椅中增加了PostureFit选项。但公司与Brock Walker的合作并未就此结束。随着时间的推进,PostureFit将成为每一款新的Herman Miller高性能工作座椅设计中的一部分。这种对承诺的坚持是Goeman从Aeron的设计师Bill Stumpf那里学到的。 

“Stumpf会这样说,如果你确信你正要解决的问题十分重要而且你已经在一个产品上解决了这个问题,但却没有举一反三并认识到这个解决方案有可能跨界应用到其他产品上,就等于你从根本上削弱了这个问题本来可以产生的影响力。”Goeman表示。现在,PostureFit骶骨支撑已经成为Mirra(2003)、Celle(2005)、Embody(2008)、Sayl(2010)和Mirra 2(2013)座椅上的标准配置。 

据Goeman而言,Herman Miller与Walker合作的价值已经显现在公司制造的每一张高性能工作座椅上。“Brock将这种综合见解带到了许多座椅项目的核心团队中,而我们利用它将我们自行研发可能达到的适用性和功能性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境界,”Goeman表示。“[Herman Miller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D. J. De Pree曾教育我们,要适时舍弃自我,勇于迎接业界以外的人士的创新观点。”他说。“而且Brock这个设计师并不仅仅是在一件产品上带来了一些新的理念,他给我们带来了关于人体工学技术的广袤想象空间。”